爸爸 

 

99年9月17日,這天是軒軒的周歲生日,我們返台辦理工作簽證,剛好有機會可以參加;這天我們下午到永和接爸爸一起過去野柳慶祝,這天也是我最後一次見到爸爸...

看著這張照片裡的爸爸,形消影瘦,走起路來步履蹣跚......(讓我不自覺想起朱自清的背影)

還記得是七月的時候,爸爸因為肩膀手臂的神經痛到受不了,檢查結果是因為頸椎有顆腫瘤壓迫到神經,必須手術切除腫瘤。那時看到爸爸在馬偕準備手術之前的虛弱,連吃飯都得躺上病床上一口一口慢慢的嚼;開完刀後又去了醫院一趟,這次爸爸很開心,覺得自己一切都很好,言猶在耳,爸爸說:前幾年加這次已經住進醫院兩次,真的很痛苦,希望這次開刀後都能夠不要再來醫院了......

腫瘤切片,醫生宣布是癌症,而且是已經轉移的癌症,原發位置還得再經過檢查,之後經過無數次痛苦的檢查,是罹患大腸癌,也接受過化療,每天從永和坐車到淡水馬偕......

 

媽媽很辛苦,這幾年爸爸受到病痛的折磨,都是媽媽一個人一肩扛下照顧的責任,雖然媽媽很愛嘮叨,讓常常心情不好的爸爸給臭罵好幾句,媽媽還是任勞任怨的陪伴著爸爸。我,身為女兒,真的很自私,總是因為要照顧小孩這個理由,而沒有分擔一丁點......有時候,還得媽媽打電話來提醒我,要記得打電話給爸爸,爸爸很想念妳和寶寶......

 

爸爸因為身體不好,93年左右就回國休養身體,沒有了工作,沒有什麼興趣,對生活的熱情自然也一點一滴的消逝......對自己的生命、生活好像都消極多了......應該也是因為無能為力吧!

 

我,結婚後,住在竹北,自己帶小孩......9月老公因為工作我們搬到韓國.

 

搬來韓國住後,媽媽仍然是帶著爸爸一天到晚跑醫院,幾乎打電話回家都沒有人接,改打媽媽手機、爸爸手機都是如此...有時候我也偷懶沒每天打電話回家,想著明天再打吧!

雖然知道爸爸身體不好,媽媽也早就提醒我了,但總覺得那一天不會那麼快來......

 

10月23日,星期六,從早上起床就提不勁,整天下來無精打采,無緣無故還想掉淚...想說,可能是處在異國的空虛寂寞感偶爾還是會刺破我堅硬的內心...

10月24日,星期日,Winston帶我出門散散心,開著車趴趴走,跑去水原華城,只隨意逛了行宮就返家...


印象很深刻,這兩天我常常想到要打電話回家,不過因為心情低落,又想說打回家也沒事,等星期一吧!等我好好整理情緒!等我打起精神!等我......


隔天一早醒來,走出房門發現Winston的手機掉在地上,原來是因為前一天晚上有很多台灣打來的未接電話......開了電腦趕緊撥電話回家,聽著Winston和他家人說話語氣,心裡開始緊張了起來.....


前一天姐姐在部落格留給我的信,我沒注意到;昨天半夜的電話,也沒接到,竟然是到爸爸過世的隔天一早才得知消息,我卻因為身處異國,什麼都沒能做、什麼都沒能說......也不斷想起,我是否曾停下腳步,好好看看爸爸、好好陪陪爸爸.


很難想像大腸破掉的痛吧!爸爸走得那麼快、那麼突然,是因為腹膜炎引發敗血症......星期六半夜痛到受不了叫救護車送台北馬偕,手術到下午5點,將近12個小時......已經是這麼虛弱的身體了,怎麼受得住這麼長時間的手術......爸爸意識自手術後都未清醒,媽媽、姐姐也只能無力的陪在一旁;雖然來韓國之前,媽媽提醒過,早就有心理準備"可能"會從韓國飛回去見爸爸最後一面......沒想到卻是只能參加爸爸的頭七......不曉得一切來得這麼突然......是這麼的讓我措手不及......


現在的我,也只能坐在韓國的家中等待......因為機位訂不到......不能馬上趕回去陪媽媽.

全站熱搜

Nicol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